一只鸟

耶耶耶耶耶

Inside Out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冬兵向自己提出了哲学世界的三个终极问题。

冬兵睁开了眼。
他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却好像已经生活在其中很久很久。他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他脑中有那么多既定的观念?按说新生儿不应该这么了解这个世界的,不会有这么多杂乱无章的思绪,不会意识到自己躺的地方是床,头顶是天花板,不会知道哲学思想,不会知道地球存在于太阳系之中,不会知道英语有26个字母,不会知道社会中有男女之分,不会知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最重要的,新生儿不会有他这么大的体型。
或许我是个天才巨婴?

“Holy shit.”他发出了一句充满疑惑的抱怨。

多亏了这声抱怨,他意识到了左边有个人。

那人听到他的声音后,仓惶地跑了出去,他甚至感受到跑开的脚步声中充满惊恐。奇怪。

视线从跑走的人身上收回来,冬兵看到了自己的左臂—被铁扣禁锢在床上的...钢铁?机械?红星魔法棒?他马上把头扭向右边,发现这才是他认知中正常的手臂,肉的,有骨头,关节,血管和青筋。虽然也被铁扣扣着,但显然这才是属于人类的。

半机械半人?这么高科技?



想到这里他感觉十分不对劲。自己对一切事物认识得都很清晰,却唯独不认识自己。“我”这个概念是存在的,可他并不知道“我”是谁,“我”发生了什么。

一切在不明不白中理所应当地存在着。



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冬兵仔细听了听,应该有5个人。一个走在前面,四个分成两排走在后面。走在后面的人要强壮得多。这时一个唐突的脚步跟上来,从声音频率来判断应该是刚才逃出去的那个人。

他们是朝着他来的。

门把手开始转动,他的目光早已聚集在门上,有点紧张又有点激动,想看看进来的人他是否认得。



啊,不认识。

来者,最前面的那个,头戴一顶小红帽,身穿一套迷彩绿军装。后面四个都是一身黑,长枪斜着拿在身前,移动瞄准射击,杀死自己只需要三秒。

突然,小红帽开始说话了。但冬兵听不懂。

于是他再一次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

莫非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错的?所有观念都是臆想,所有认知都不存在,只是我强大的心理凭空建设的世界。



正在冬日战士低下头进行自我反省时,小红帽用英语说了句:“士兵。”

冬兵猛地抬起来头,面前的几个人一定能从他眼中看到惊喜。

“你今后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圈子大了真乱啊

不要认识那么多人,碰上三观不合的太容易引起争端,尤其在微博上。自娱自乐才是最正确的方式。反正对于我而言是这样的。

听说水瓶座要转运了

快转运吧。我哭都哭不出来了。

经典漫画的感觉,喜欢

蜜分:

@whyBuckyfuckinghappentome 给《无处可逃》画的插图,一直特别喜欢


在我看来

每个人都不会是表面上显示的样子,我不会是,你不会是,他也不会是~不能说完全不是,反正多多少少会有些出入吧,更不用说公众人物了。
没有人能保证真实的样子显现出后还会有人喜欢,所以就要隐藏很多东西,真累啊。

放宽心

改变不了结果,就改变自己

走马

一个 两个 嘲笑我
笑我耳朵 失灵的
笑我放你你走了 走了 走了
走了

去年的时候舍友超爱陈粒,天天唱陈粒的歌,所以几乎她每首歌我都听过。当时还可烦了。
现在舍友谈了恋爱,很少才能见到她,反而有点想念。于是开始循环陈粒的《走马》和《光》。

你留给我的迷离扑朔
岁月风干我的执着
我还是把回忆紧握 太多 都散落
散落太多 好难过
难过时你 走了 走了 走了
走了

[Evanstan]李子和鸡肉不可同食【下】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Sebastian断定对方还是喝多了。
他挑了挑眉毛,没说话,试图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
但Chris无论从体力还是不要脸的能力来说都比他高太多,所以他仍然被死死地禁锢在身下。

“你爱不爱我?”
“爱爱爱!你是美国小甜心,人人都爱你。”
“不是那种爱,是那种!你知道的,会产生性冲动。”
搞什么,这分明是个大龄幼稚鬼嘛…Sebastian默默地叹了口气:“产生性冲动也不一定是爱啊!你这么完美,有一双吸引人的眼睛,说话时让人忍不住盯着看而且感觉自己分分钟都要陷进去。嘴唇的红色太正了,谁都想顺着你勾起来的嘴角把它们含入口中,顺便舔一舔你完美的牙齿和性感的舌头。更不用说身材,倒三角,大胸,结实的肱二头肌,翘臀...哪一点都足够让人产生性冲动!无论男女都想上你或者被你上好吗?”
Chris听完,颇有玩味地看着他。
尴尬的沉默,Sebastian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仅是因为Chris盯着他的眼神,还有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一番话。

对方适时的吻打破了沉默。这个吻相对于刚才,少了点冒失,多了份深情和温柔。两个人都大概熟悉了对方的口腔构造,一点一点地舔舐,不放过每一个角落。
结束之后,Sebastian仿佛意犹未尽般舔了舔唇。

“我对你的感觉也一样。”Chris说,“那么,我们可以去实现自己心中的梦想了吗?”
------------------------------------------

“魔法之吻”确实让白水煮鸡肉没那么难以下咽了。
本来Chris还想借着这个吻给Sebastian一次鸡肉味的爱之体验,可惜时间太紧,喂完午饭来不及休息就要投入下午的拍摄。Chris捏了捏Sebastian的屁股,依依不舍地目送他回了拖车。

Sebastian往胳膊上涂润滑油时,肚子里开始咕咕地叫,还有点疼。可他是个敬业的演员,这点小事根本拦不住他火热赤诚的拍戏之心。
助手帮他穿上制服,戴上铁臂。他现在又是冬日战士了,同时也是Bucky。

下午要拍开机以来的第七次机场大战。这是一场非常重要的戏,所有英雄都汇聚在这一战中,只拍一次两次肯定不够,还有很多细节需要边拍边改。
第三次拍的时候,全部演员一起合了遍戏,之后人就再也没齐过。但Chris和Sebastian基本上每次都在场。

两人并肩站着,各自酝酿情绪。突然,一阵“咕噜”声打破了平静。Chris先望向Sebastian的肚子,又抬起头来,一脸疑惑看着他的眼睛:“饿了?”
“没有!没事!”Sebastian没好气地回复一声,既是气自己肚子乱响,又是气Chris的话,刚吃完饭不到一个小时,怀孕了吗饿这么快?亏他问得出来。

“We fight!”Chris一声令下,他们和替身开始向前跑起来。
要帅,要有范,要严肃,我最棒!
每个人都在心中这么鼓励自己。
除了Sebastian Stan。

哎,肚子不太对劲啊,怎么这么疼...不好!要拉出来了!

“Cut!Sebastian你怎么了?为什么跑着跑着突然夹起了腿?”执行导演有些不满,同时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Sebastian。
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丢下一句“不好意思我需要上个厕所”,便跑向了休息室。

如果能有机会选择制服,Sebastian一定不会选现在的这一套。又像滑雪服,又难穿难脱,体现不出帅气不说,还这么麻烦,性价比真的很低。
裤子掉落的一瞬间,他也掉落到了马桶上。
“嘶...啊...”
不了解情况的群众听到这声呻吟一定会认为有人在隔间中做肮脏龌龊之事。

“Sebby,你还好吗?”是Chris的声音。
“你离远一点,我拉肚子啦!”Sebastian强忍着疼痛和呻吟的冲动,向Chris喊道。
“我在外面等你。”

大概在马桶上坐了十分钟,Sebastian的肚子里实在没什么东西能让他排出去了,可还是很疼,疼得他直不起身。
Chris听到了冲水的声音,立马冲进来,正好看到出门的Sebastian,并上前扶住了他:“你裤子没穿好。”
“穿不动。”
Chris的手从Sebastian的腰上滑下来,帮他提起裤子,系好几个拉链,扣上扣子,顺便捏了捏屁股,又顺便在前面撸了一把。

“你就不能不占我便宜吗?”
“不能。”

Chris扶着Sebastian走出厕所。他刚在外面用手机迅速地搜索过不能和李子一起吃的食物,出来的第一个结果就是鸡肉。其实两者也没那么相克,只是的确会产生一些反应,再加上Sebastian的胃本来就没那么坚强,拉肚子也就不奇怪了。
此时Chris控制不住地开始责怪自己:他想吃李子的时候就应该阻止他!中午他不想吃鸡肉的时候我真不该喂他!
责怪的同时,Chris的头渐渐沉了下去,眉毛也皱成一团,面部表情凝重起来。
Sebastian察觉了这一变化,也猜到他在想什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傻瓜,根本不是你的错。”
“就是我的错。”
“我是病号你不要和我争。”
“......”

他们回到了Sebastian的拖车里,Chris帮他脱了靴子,并把人放平在床上,盖好被子。Sebastian第一次这么听话得任由他摆布。
“你需要好好休息。今天下午就躺着吧,别想着拍戏了,这一会时间耽误不了什么。我去给你找点药来。”

“Chris,”Sebastian拉住了他的手,
“我爱你。”

“我知道,”Chris俯下身,在Sebastian的嘴上印下了一个吻,
“我也爱你。”

no zuo no die

今天正在写调查报告时突然听舍友说图书馆在放美队三。
但她说的时候已经放了一个小时。
我最先想到的是,放的肯定是枪版。
然后开始悲愤地看着我的调查报告,看着我的表格,看着我的数据。
看了大概有两分钟,说:“走吧!一起去!”
等她们收拾完,我们就冲了出去,刚走出宿舍楼没两步我抓住一个舍友的手,开始跑,另一个舍友就跟着在后面小跑。跑到被我抓着的舍友说“停下!停下!我不行了”为止。
走了十米左右,还剩50米,我又抓着这个舍友跑,终于跑到了图书馆!可喜可贺!
爬上了四楼。
我听到了声音,哎?中配版?正好还没看过!就冲进了报告厅。前两排没什么人,我坐到了第二排。
进去的时候演到了泽莫念洗脑词,穿着红秋衣的冬兵坐在笼子里。
我有点开心,这是缘分啊!一进来就看到了冬兵的脸!哈哈哈哈!

然后就一直到看完啦!中配版也不错,但还是英文版好!这次放的倒也不像是枪版,可有的地方看起来仍然怪怪的。
好开心噢又看了一遍!

为什么说no zuo no die呢?因为去图书馆的路上跑得太狠,之前又好久没运动,我现在膝盖好像受伤了,蹲下站起时会疼,呜呜呜呜...

[Evanstan]李子和鸡肉不可同食【上】

Sebastian今天拍买李子的戏。

他可以说罗马尼亚语了。可以在美国好莱坞巨制中说家乡话,这让他感到十分欣喜。想当初自己拍戏说英文都怕有口音,如今却能够说母语,真是感谢导演感谢漫威。

拍完这段之后,李子还在手里。一袋六个李子,Bucky吃不到了,那我替他吃掉好了,Sebastian心想。

他把李子带回拖车,路上碰到Chris。
“吃李子吗?”他问。
“哈哈哈哈别逗我Seb,你不是真的要吃吧?”Chris又展示了他经典的夸张大笑。
他认识Chris六年了,还是搞不懂这个人为什么那么爱笑。
“当然要吃,逗你干什么?”
说着他就进了拖车,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他在袋子里捏来捏去,挑了个最软的去洗。虽然他挑水果不是很在行,但还是知道李子越软越甜这个道理。
阳光照进来,洗过的李子在阳光下真好看。他又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一张,顺便加了个滤镜。
仿佛进行过仪式一般,Sebastian和李子都受到了洗礼,终于可以开吃了。

啊,酸酸甜甜。
好吃。
好吃!
好吃!!整个塞到嘴里好了!!
呀!接近核的地方好酸!
Sebastian赶紧把核吐了出来。
嗯,整体还是不错的。
李子是不是上火啊?一天吃一个就够了吧。
忍一忍,明天再吃!

“Sebastian!Sebastian!Seb!现在是午饭时间!”
他又听到了Chris的声音。
阳光,活力,爆炸,甜蜜。这是每次听到Chris叫自己,Sebastian都会产生的感受。
但还是要翻个白眼。

又是可怕的白水煮鸡肉。
已经吃了三个月的白水煮鸡肉,他对鸡肉产生了生理性厌恶。
他以前是很爱吃鸡肉的,小时候经常去麦当劳吃炸鸡。可现在为了保持健美的体魄,不得不每天吃白水煮鸡肉,这导致他除了锻炼和拍戏期间,拒绝任何形式的鸡肉。

Chris怎么就能吃下去呢?他盯着对面吃得津津有味的人,疑惑地想。

Chris察觉到他的目光,抬起头来:“又吃不下去了?”
Sebastian不可置否地撇撇嘴。

“跟我来。”Chris起身,拿起Sebastian的塑料饭盒,指了指自己的拖车。

Sebastian一脸迷惑地盯着他,咕哝了一句“what the hell”。身体却不自觉地接受了Chris的指引,跟他走了过去。

 

Chris的拖车里很整洁,东西虽然多,但是都放在合适的地方。他就是这样,喜欢把所有事情都打理好,就像胡子或者其他地方的毛长长了,只要经他仔细修剪,还是那么帅气干练。这点Sebastian深有体会。

说实在的,Sebastian还是更喜欢他有胡子的样子,像个毛毛桃,同时有种超级成熟的魅力。而他现在一脸光滑,自己却胡子拉碴,头发凌乱,怎么看都像个流浪汉。这简直是和白水煮鸡肉一样的灾难。

 

“愣什么呢?”

“你太好看了我忍不住看你。”Sebastian说完给自己翻了个白眼。

“哈哈哈哈...天天看还没看够?...过来,离我近点。”

Sebastian走到他身边。

Chris瞟了眼门窗,确定没人能看到,便一把将Sebastian拉过来,吻上了他的嘴。

 

Fuck,又搞突然袭击,吃个饭也能突然袭击,Chris你怎么不去死!

可随着脑中怨念而来的,还有嘴里的白水煮鸡肉。

Shit!!Chris你恶心死了!!

Sebastian内心在咆哮,嘴却被堵得死死的。

鸡肉已经被Chris用牙齿切割成适当大小,送入嘴中刚好合适。他们的舌头交缠,Chris用舌头传递鸡肉,以至于Sebastian今天吃到的白水煮鸡肉不再那么淡然无味,里面还有Chris的吻的味道。

 

Chris的吻有魔力。

他们第一次接吻,是美队一杀青那天。全剧组人一起去酒吧嗨一嗨,基本成了每部戏拍完之后的固定流程。

“让我们为了美国干杯!”几杯酒下肚的Chris已经燥起来了,站上桌子,右手举高酒杯,左手挥舞着不知道从哪拿的小国旗。如果你仔细看,还能发现那是面英国国旗。

Sebastian被这场景逗笑了。可怕的是,全场人都懵懵的,只有他笑了。

“Bucky!好哥们!还是你最捧场!过来!让我们抱一个!”

我可没喝多,我才不去呢。Sebastian笑着摇了摇头。

可能是酒醉的人都有种顽固的心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Chris皱起了八字眉,从桌子上跳下来,走向Sebastian。

Sebastian坐在角落,除了那声笑,他和平时一样安静,一样不惹人注目。Chris就定定地朝他走过来。一路上看不清脸的男男女女们说说笑笑,喝喝闹闹,早就把Chris刚才的行为抛在脑后,或者说根本就没看到他的愚蠢举动。

眼看着Chris到了面前,再不理他好像有点太不给面子了。Sebastian无奈地站起身,张开双臂,准备迎接Chris。

也不知道这个酒鬼是不是眼睛花了,走近之后直接一把抱住了Sebastian的头,放在自己怀里。Sebastian吓了一跳,之前只知道这人喜欢摸胸,没想到还有这种怪癖。他挣扎起来。Chris感受到了,两手扶着他的头让他起身归位。

Sebastian刚想说“你喝醉了”,Chris的两手却从他的脑后转移到脸上,并把自己的脸凑过去,吻上了他的嘴。

Sebastian不是没和男人接过吻。但之前都是拍戏需要。虽然Captain America和他的好朋友Bucky之间似乎也有些基情,可剧本没写明啊!最重要的是现在已经杀青了。

但是的但是,不得不说,Chris的吻有魔力,Sebastian不知不觉就张开了嘴,迎合Chris的舌头。

Chris边吻边把Sebastian推到沙发上,一只腿跪在他旁边,另一只腿放在他两腿中间。

Sebastian很沉醉,之前明明没喝几口酒,现在却感觉晕晕的。Chris的嘴里没有什么酒味,不知道他是新陈代谢快还是刚才装醉。他的鼻息很热,呼在Sebastian的脸上,让Sebastian身上也觉得更热了。

但总不能在这里干起来吧?

“嘿,哥们,不是我有意打扰,但是这个地方好像不太合适...”Sebastian终于推开了Chris。

“我爱上你了。”